汤姆叔叔视频
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
欢迎观临汤姆叔叔!最新域名:https://app.tom269.com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汤姆叔叔视频
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
https://加载中...
×
×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古典武侠 > 倚天屠龙记情色版
倚天屠龙记情色版
时间:2021-03-11 18:17:45

话说元朝末年,武林中的天鹰教夺得屠龙宝刀,于是便在一小岛上开扬刀大会,扬刀大会由天鹰教教主女儿殷素素住持,旨在收伏武林中的一些小帮派。武当派张翠山张五侠也悄然来到扬刀大会,想要查探其二师哥受伤的事。
不料,武林中的金毛狮王谢逊想要夺得宝刀,于是便来到扬刀大会,夺刀杀人,除了殷素素和张翠山外,其它在场的人全被杀死。
谢逊带着两人,一起漂流到海外,准备到北海上的一个荒芜的小岛上。船走了近半年,中途,俩人想要逃走,与是便使出暗计,殷素素用毒针将谢逊眼睛弄瞎。两人准备逃走,但风浪把船弄翻,他们只好抓住船甲木板,漂流到一个荒芜人烟的小岛上。
两人上了岸,发现这个小岛远离中原,无人居住,而且天气奇寒。于是两人首先找到一个废弃的山洞,再找了些柴火,生了一堆火。两人围坐在火堆旁,都意识到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船早就被打倒大海里去了,再说就算有船了,一路上起码要走半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不测。
张翠山和殷素素两人,一个二十出头,一个十七、八岁,一个英俊少年,一个俊俏少女,两人早已相识,彼此都有爱慕之心,只是两人门派一正一邪,怕引人非议,所以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尤其是张翠山。这半年来两人朝夕相处,彼此的好感又加深一层。此时此刻,张翠山看着殷素素,发现她越发的美丽,不禁有想要和她亲热的冲动。而殷素素少女怀春,被张翠山看得,此时的脸早已绯红,将头低了下去。
张翠山心想:此荒岛远离中土,有无人烟,不知今生能否归返,不如在这里先和她做一对野鸳鸯,也无疑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张翠山便上前将殷素素搂在了怀中,对其表示爱慕之心。殷素素此时心跳的怦怦的,十分惊喜,害羞得将头埋在张翠山的怀里,娇声地叫了声:“五哥!”
张翠山被她叫的心里软绵绵的,一把将殷素素的头捧起,将嘴唇深深的印在素素的樱唇上。他将舌头伸了进去,轻轻的挑开她的牙齿,将舌头和她的缠绕在一起,深情而贪婪地吻着。
一吻过后,深藏在张翠山心中的原始欲火被点燃,他将殷素素压倒地上,将她的衣物一件件地扒开。
终于,殷素素浑身上下只剩一件红色的肚兜和白色的底裤。他一把将肚兜扯开,殷素素的一对浑圆丰满的玉乳便暴露在张翠山眼前,一得到解放的处女嫩乳和内中的果实微微颤动着,发出异常的光芒。张翠山在武当山二十来年哪里见过如此的尤物,看的眼睛都快跳出来了。殷素素害羞的连忙用手遮住,张翠山用力将她的双手拿开,一手抓住一个雪白的玉乳,用力地在手中揉捏。
殷素素已被玩弄得娇喘吁吁,不断地向张翠山求饶。张翠山此刻哪顾得上这些,不但继续用力揉捏,而且还伸嘴去吮吸那一对娇乳,用牙齿不断地咬着那两粒可爱的粉色乳头,湿滑的舌头滑过凸起的乳头。殷素素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上挺着,让张翠山把整个乳峰都含在嘴里,让整个胸部都站满他的唾液。
张翠山突然把乳房吐出来,又腾出了一只手,顺着殷素素的玉体下移,伸向殷素素的底裤之中,一把便摸到她那毛茸茸的下体,那里已经十分的湿润,泊泊之淫水不断从肉缝中流出,弄湿了乌黑光亮的阴毛。他十分高兴,连忙将殷素素的底裤也扯开,两手分开她的大腿,两只手分开她那娇嫩的花蕊,粉色的嫩肉中间有一粒耀眼的肉珠。随着手指的移动,分开了殷素素粉红的紧合的花瓣,张翠山可以清楚的看到,已经动情膨胀起来的阴蒂在阴唇的交界处剧烈颤抖着,花蕊中不断的分泌出清香的处女香味。
殷素素害羞的大喊:“五哥,不要看,丢死人了!”
张翠山没有理会,而是将手指半开阴道口的紧闭肌肉,在殷素素的呼痛声中插入未有人到过的神圣的地方,四周都是浅浅的嫩红色,很温暖,很紧闭,前边当然就是处女膜,真是奇妙呀!
张翠山的手指在充满淫水的阴道中缓缓的抽送着,殷素素不自觉地挺着小屁股上下配合着,她已经完全迷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极度的快感之中。
张翠山俯下身去,疯狂地吸吮着殷素素的处女爱液。少女失控的喊声,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她美丽却又清纯的肉体,全身泛起了一片樱红色。
张翠山已十分兴奋,他将殷素素平放到地上,用手分开她的大腿。然后脱光了自己衣裤,掏出威猛无比的大鸡巴,凑近殷素素的阴户。殷素素在性刺激的快感中,全身开始有节奏的颤抖,并且喘着粗气,感觉自己的小穴被巨大的龟头逼近,她有一些惊慌,甚至有些害怕,手紧紧的抓住张翠山的手,门牙用力地咬着下唇,一双美目紧紧地合上。
龟头逼到了阴道口,但处女的阴道不是那样很容易就能进入的。
张翠山用自己的左手分开了小蜜穴,右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对准穴口然后对殷素素说:“素素,我要插进去了,你先忍着点!”
说完便用力地顶开了紧紧的阴道口,殷素素虽感到疼痛,但还是坚持住了,张翠山的大龟头终于进入了殷素素的蜜洞。大鸡巴无情地推进,四周的嫩肉无情得像铜墙铁壁一样,将龟头紧紧地包着。
大鸡巴继续的开山劈石,一直到处女膜前方停了下来。殷素素痛得有些不行了,自己的小穴里像被人插了根巨大的火棒,要将她撕裂似的。
“五哥,拿出去,太痛了──会裂开的!”“素素,忍住吧,第一次都这样的。”
张翠山用力捅了进去,龟头重重地冲破少女脆弱的防卫,也撕破了她处女的印记。鲜血像朵桃花似的飞散而出,落在龟头上带着长长的血痕,撞落在阴道尽头。
随着大鸡巴的突进,殷素素发出了凄厉的惨叫,美丽的面庞因为痛苦而扭曲了,眼泪从紧闭的眼眶中飞射而出。
张翠山感觉太美了,大鸡巴被处女窄小地阴道紧紧地包住,殷素素阴道内的剧烈颤抖,不断地抚摩着他的龟头,他的大鸡巴,他的全身,甚至于他的灵魂。
张翠山开始把大鸡巴抽进抽出,大鸡巴蹭着受创的阴道嫩肉,给殷素素带来了一阵痛楚,她忍不住叫着。“痛呀,五哥──里边痛呀。”
“好素素,忍着吧!”“痛,太痛了。”
“素素,马上就会舒服的。”张翠山并没有停,他开始猛烈的抽插,少女的阴道自动地分泌爱液,润湿了受创的阴道,减弱了她的痛楚。
渐渐的,殷素素沉浸在痛与痒的仙境中,不由得婉转娇啼,发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呻吟。
“啊!好痒呀,好痛呀,好爽呀──”
“插深一点──”
“啊!呀!哎呀──噢!哦──”
张翠山的巨大肉棒深深地插着,顶着殷素素的花蕊,狠狠地磨着,淫水混着处女红一并流了出来,在地上淌着,张翠山用力地插,殷素素拼命地配合,她已经度过了开始的痛楚,进入了快乐的境界。
看到殷素素迷离的神情和扭动的娇驱,张翠山的攻势更猛了。而殷素素也尝到了鸡巴深入阴道的甜头,大腿紧紧地夹着张翠山,好让肉棒更深的刺进去。
殷素素觉得阴蒂传来一阵阵爆炸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快要化掉了,阴道壁一阵痉挛,一切精彩盡在niniqu.com大量的淫液从里边流了出来。
张翠山深入阴道的龟头,感到一阵灼热,不又加紧抽送了两下,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子宫内,然后将大鸡巴从小穴中拔出去。
张翠山躺在殷素素身旁,低头看殷素素的阴户,小穴因长时间的抽插而不能合拢。淫水混着精液向外流着,把洞口里外都打湿了,两片小嫩肉一开一合地、像一只渴水的嘴,那颗小嫩肉颤抖着,十分诱人。黑亮的阴毛被淫水和精液漫过以后,更加发亮。
此刻的殷素素初尝鱼水之欢,静静地躺在张翠山的怀里享受着片刻的温存。
而张翠山则把玩着殷素素的玉乳,不时地用手指捏着两粒可爱的粉色乳头。
殷素素娇羞地说:“五哥,你刚才还没有玩够呀?”
张翠山笑着反问道:“素素,你刚才被我的大鸡巴插得爽不爽?”
殷素素羞的连忙把脸捂上,娇嗔道:“你真不害臊,堂堂武当张五侠,竟然说出如此下流不堪的话,做出那样下流的事情来!”
张翠山将殷素素的手分开,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在这里,没有什么武当派和天鹰教,没有正和邪,没有纲常礼教,只有你和我。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也不能说三道四。我可以好好的爱你!”
殷素素面露喜色,说道:“你呀,真是油嘴滑舌。其实,还不是想要人家和你做那事情呀!”
“难道你不喜欢吗?你嘴里说不要,但最后还不是爽的死去活来的,瞧你下边现在还湿湿的。”张翠山又去摸殷素素的湿润的阴户。
殷素素说不过张翠山,只好又任他抚摸着。经过这一阵抚摸和调情,一切精彩盡在niniqu.com张翠山的鸡巴不禁又硬了起来。他便捉住自己的大鸡巴凑近殷素素的嘴角。
“素素,给你尝尝大鸡巴的滋味。”
殷素素被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吓了一跳,这就是五哥的阴茎,好粗壮呀,足足有十七、八公分,难怪自己刚才那么疼痛。此时的阴茎上沾满了张翠山的精液、殷素素的淫液和处女血,殷素素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去舔张翠山的大鸡巴。哇,这是什么滋味?有着张翠山的尿骚味混合着他的精液的腥味加上两人的汗水以及殷素素的淫液和血,不禁令人作呕。但殷素素为了让张翠山高兴,仍然认真的舔着,并且用小嘴不停地去套弄,将张翠山的大鸡巴舔得干干净净。
张翠山被殷素素舔得十分舒服,不觉得阴茎又再一次勃起,而且比上一次更大更坚挺。于是,他又想再次插入,便将殷素素压倒在地。他用手轻轻的夹住自己的龟头,带到殷素素的阴道口,慢慢往肉洞里塞。张翠山感觉到从龟头一直到阳具的根部慢慢的被她湿热的小穴紧紧含住。
殷素素满足的叹了一口气,张翠山改变战术,要在短时间内再次把她彻底征服。他把阳具抽出到只剩龟头还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根冲入,这种方式就是所谓的“蛮干”,他开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发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的满脸,两手把草地抓的乱七八糟。
他每插入一次,她就轻喊一声:“啊──啊──啊──啊──”殷素素悦耳的叫声让张翠山忍不住要射精了,干得她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唔──唔──唔──”。她的下体配合着节奏微微上挺,顶得她舒服的不得了。看到如此沉浸的殷素素,张翠山猛力又抽插了十来下,终于要将射精了。
“啊──素素──啊──我──我不行了──”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张翠山的下腹,滚烫的精液就射进了殷素素的体内。她已无法动弹,额头和身体都冒着微汗,阴部一片湿润,她的淫水混合着一些流出的精液,构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张翠山终于忍不住,瘫倒在殷素素的身上,殷素素被干得也浑身酥软,两人双双赤裸裸的搂住,天当被,地当床,甜蜜的入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殷素素被冻醒了,她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张翠山,心里十分甜蜜,心想:自己以后几就可以这样天天和五哥在一起了,不用再管什么江湖恩怨,也不用理睬什么正邪两道,在这里,只有她和五哥,自己再为五哥生个小宝宝,一家人快乐的呆在一起,那种感觉真好。
殷素素想起从此要和他在这岛上长相?守,岁月无尽,以迄老死,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凄凉。她又仔细的看着张翠山,看着他赤裸的身体,不禁又有些害羞了,想到刚才和五哥云雨作乐时的情景,真是好丢脸呀!再看看五哥的阴茎,此时已疲软下来,丝毫没有刚才的威风,想刚才,自己被五哥的大鸡巴干得要死要活了,他的鸡巴可真厉害呀!
张翠山也醒了,看着娇媚十足的殷素素,心里感慨万分:怀中的美人已经被自己彻底拥有了,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她。想到这里,便对殷素素说:“素素,我们结婚吧!就在这里,天地为媒,现在就拜堂吧!”殷素素有点害羞得说道:“哪有人先洞房,后拜堂的呀!”
张翠山笑着为殷素素和自己穿好衣服,说道:“哪我们就作第一对吧!”当下两人一起在冰山之上跪下。张翠山朗声道:“皇天在上,弟子张翠山今日和殷素素结为夫妇,祸福与共,始终不负。”
殷素素虔心祷祝:“老天爷保佑,愿我们二人生生世世,永为夫妇。”她顿了一顿,又道:“日后若得重回中原,小女子洗心革面,痛改前非,随我夫君行善,决不敢再杀一人。若违此誓,天人共弃。”
张翠山大喜,没想到她竟会发此誓言,当即伸臂抱住了她,两人心中暖烘烘的如沐春风。当晚山洞之中,花香流动,火光映壁。两人结成夫妻,这里也有几分有洞房春暖之乐。
第二回一女战两夫
次日清晨,张翠山走出洞来,蓦地里看见远处海边岩石之上,站着是谢逊。
他便如变成了石像,呆立不敢稍动。但见谢逊脚步蹒跚,摇摇晃晃的向内陆走来。
显是他眼瞎之后,无法捕鱼猎豹,直饿到如今。
张翠山返身入洞,殷素素娇声道:“五哥──你──”但见他脸色郑重,话到口边又忍住了。
张翠山道:“那姓谢的也来啦!”
殷素素吓了一跳,低声道:“他瞧见你了吗?”随即想起谢逊眼睛已瞎,惊惶之意稍减,说道:“咱们两个亮眼之人,难道对付不了一个瞎子?”
张翠山点了点头,道:“他饿得晕了过去啦。”殷素素道:“瞧瞧去!”从衣袖上撕下四根布条,在张翠山耳中塞了两条,自己耳中塞了两条,右手提了长剑,左手扣了几枚银针,一同走出洞去。两人走到离谢逊七、八丈处,张翠山朗声道:“谢前辈,可要吃些食物?”
谢逊斗然间听到人声,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但随即辨出是张翠山的声音,脸上又罩了一层阴影,便挥起屠龙刀,向他二人砍了过来,两人慌忙的躲开,知道谢逊仍不忘瞎眼之恨。于是便联手还击,殷素素发出了银针,但都被谢逊躲了过去。
眼见谢逊越战越占上风,两人都快抵挡不住了,两人终于被谢逊发力摔倒了地上。眼见谢逊的大快要落下,殷素素叫道:“谢老前辈,杀了我们,你能独活吗?”谢逊突然停下手来,沉思良久。
殷素素连忙说道:“我们射瞎了你的眼睛,自是万分过意不去,不过事已如此,千言万语的致歉也是无用。既是天意要让咱们共处孤岛,说不定这一辈子再也难回中土,我二人便好好的奉养你一辈子。”
谢逊点了点头,叹道:“那也只得如此。”
张翠山道:“我夫妻俩情深意重,同生共死,前辈倘若狂病再发,害了我夫妻任谁一人,另一人决然不能独活。”
谢逊道:“你要跟我说,你两人倘若死了,我瞎了眼睛,在这岛上也就活不成?”
张翠山道:“正是!”
谢逊道:“既然如此,你们左耳之中何必再塞着布片?”张翠山和殷素素相视而笑,将左耳中的布条也都取了出来,心下却均骇然:“此人眼睛虽瞎,耳音之灵,几乎到了能以耳代目的地步,再加上聪明机智,料事如神。倘若不是在此事事希奇古怪的极北岛上,他未必须靠我二人供养。”
张翠山请谢逊为这荒岛取个名字。谢逊道:“这岛上既有万载玄冰,又有终古不灭的火窟,便称之为冰火岛罢。”
自此三人便在冰火岛上住了下来,倒也相安无事。离熊洞半里之处,另有一个较小的山洞。张殷二人将之布置成为一间居室,供谢逊居住。张殷夫妇捕鱼打猎之余,烧陶作碗,堆土为灶,诸般日用物品,次第粗具。
过了数月,谢逊突然好象不正常了,也许是想不出宝刀的秘密。他想发疯了一般乱骂一通,在想到自己的眼瞎之恨,于是便想去杀了张翠山夫妇。而此刻的张翠山和殷素素还浑然不知,两人正在自己的山洞里行鱼水之欢。
谢逊走进山洞,正要闯进去,突然听到里边有异样的声音。仔细一听,原来是男女交欢的声音。只听张翠山和殷素素的性器官摩擦,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张翠山喘着粗气用力的干着,而殷素素则被干得淫语浪叫,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听得谢逊不禁也勃起,自从妻子被强奸后自杀,他再也没和女子作乐过,今日听到这等交欢声,不禁勾起往日回忆。
于是,他再也忍不住了,闯了进去,大声吼道:“张翠山,你不是一个好东西,我要杀了你!你老婆也不是个好东西,我要先强奸了她,再杀了她!”张翠山和殷素素两人正快要达到高潮,谁知谢逊闯了进来,两人吓出了一身冷汗,见谢逊好象不是在开玩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还是殷素素脑子灵活,转念一想,便说道:“谢老前辈,你先慢着,我们三人在这个荒岛上相依为命,如果我们死了,谁给你打猎弄吃得,你岂不会白白饿死?”
谢逊不耐烦地喊道:“你们想拿这吓我,哼,我才不怕呢!”
殷素素又说道:“谢老前辈,你还没听我说完呢!我知道,你一个人也十分寂寞,不如搬进洞来,我们一起住,我们俩会认真伺候你的!”
“我搬进来?”谢逊仰天一笑:“我和你们夫妻非亲非故的,共处一室恐怕不好吧?你们夫妻要做刚才那事恐怕也不方便吧!”
殷素素红着脸说道:“如果谢老前辈愿意的话,不如我们一起拜天地,一起做夫妻,如何?”张翠山和谢逊听了后,都惊呆了,张翠山惊得半天说不出话,而谢逊一愣,哈哈大笑,说道:“你这是想要一女嫁二夫呀?不错不错,有违纲常伦理,气死那死老天。亏你想得出来,就不知那个张翠山愿不愿意?”
张翠山哪能同意把妻子让给别人一半,正要开口反对时,却被殷素素捂住了嘴,素素低声对他说到:“你要想活命的话,就不要说话。!”
张翠山还是忍不住叫道:“不可以,怎么能这样?太荒唐了!”
殷素素见劝不住张翠山,于是暗地里给他点了穴位,令他动弹不得。
张翠山怒斥道:“素素,你疯了吗?你要干什么?”殷素素没理他,而是朝谢逊走去,说道:“谢大侠,别管他,你要喜欢我的话,我就是你的人了!”
说完,便将赤裸的身体靠在谢逊的怀中。谢逊听到这话,六神无主,他虽杀人无数,但到了儿女情长的时候,却又不知如何是好。此时,温香在怀,不禁有些情迷意乱,他深藏心中的兽性已经爆发,他已经抱起她柔润娇艳的身躯,狂乱的亲吻她的乳房、她的樱唇、她玉洁的大腿,最后吻上了她的小穴。
他的舌缠绕着她最敏感的花心,迅速的舔着。“啊!──嗯──”“快啊!
唉──喔──“
如仙乐般的呻吟声继续传入谢逊的耳中,钻入他的心底深处,掀起更狂、更野、更原始的兽性。
他粗鲁的分开她的双腿,一手扶着他的大鸡巴,腰一挺,胯下的鸡巴便肆无忌惮的攻入小穴的深处。此时的他只是一头狂狮,疯狂的要把他十年来,郁闷在心中的恨意,痛快的发泄出来。
如此一来,可苦了殷素素了,细密娇嫩的蜜穴,在谢逊的疯狂攻击下,彷佛要被撕裂般的疼痛,夹杂着被虐待的快感。小穴的充实感,是她从未曾尝到的特大号阳具在进出着。正如久旱逢甘霖,她很快的便攀上顶峰,爱液随着谢逊巨枪的攒刺、抽插而飞溅开来,滴在周围的草地上,压得小草都不娇羞的低下头去,彷佛不好意思见到这邪淫的一幕般。
谢逊一把抱起她,站了起来。她的双脚缠着俊虎的腰,肉穴顶着俊虎的巨大猛兽,让这旷古灵兽、人间凶器,更深更深的收藏在秘穴深处,试图驯服他的凶性。然而,人间凶兽又岂是如此容易驯服的呢!
站立着的谢逊,因为运力举着她,胯下的鸡巴更见壮大。她只觉得,小穴愈来愈紧、愈来愈紧。甚至连她因为高潮所带来的阵阵抽动,都没有剩余空间让它去达成。她心颤抖着想,她会被干坏的!
谢逊依然用尽全力的努力抽插着。此时谢逊已经放下她,转进至背后攻击她那已饱受摧残、早已通红的嫩穴。
狂乱的谢逊,其实眼中已非眼前的殷素素,而是一幕幕妻子被强暴的画面,他要报仇。
由于淫液早已被鸡巴挤出肉穴之外,缺乏爱液的润滑,可她的嫩穴已经不只是红了,而是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一般。“啊!啊!啊!啊──”
快乐的呻吟早已转为痛苦的哀鸣。初时的快乐欢愉,早被大鸡巴的凶狠给带走。
在最后的抽插中,终于把他郁积在心底的恨意,完完全全的发泄出来,深深的射入殷素素的小穴深处。他终于松懈下来,深沉的睡在她的胸口。而胯下的大鸡巴,也慢慢的变成温驯的小绵羊,静静的躺在小穴的拥抱下。
两人都静静的躺下,只剩下张翠山一人在那里破口大骂,骂谢逊是个禽兽,骂殷素素是个荡妇。谢逊整理好衣物,说道:“我出去想宝刀的秘密了。”说完便离开了山洞,此时的山洞中只剩下被点穴道的张翠山和体味性高潮的殷素素。
殷素素穿好衣服,便上前解开张翠山的穴道。谁知张翠山刚一能动,便上前扇了殷素素一巴掌,怒斥道:“淫妇,你好不要脸呀!”
殷素素满是委屈得哭了起来:“五哥───我也是迫于无奈,今天如果不这样,我们俩个都会没命的!”
张翠山义正严词地说:“做出如此龌鹾之事,就算留下了性命,又有什么意思?
只不过是蝼蚁偷生罢了!“
殷素素接着说道:“就算我们俩个人死了无所谓,你也要为我们的孩子着想呀!”
“什么?我们的孩子?”
张翠山疑惑地问道:“什么孩子?”殷素素害羞的一笑,说道:“看你的傻样,当然是我怀上你的孩子了!”
“什么?我们有孩子了!”张翠山兴奋得跳了起来,喊道:“那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呀?”
殷素素说道:“我这不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嘛!现在,我们就算可以英勇就义,也要为我们的孩子想想呀!他还没出世,便死于娘胎,你我于心何忍呀?”
张翠山默不作声,心中暗想:事已如此,只有为了孩子了,再说,这里远离中土,我们干出这些荒唐事,别人也无法得知。想到这里,就说道:“那也只好这样了!”
殷素素趴到张翠山耳边,细声问道:“刚才我被谢逊干的时候,你心里是怎么想得呀?”他再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妻子在自己眼前被别人干,自己当时有一种莫名的兴奋,这是和妻子做爱时无法感受得呀!他是第一次看见别人做爱,所以觉得十分有趣好玩。
于是他不好意思地说:“不知为什么?我看见你和谢逊干的时候,虽然嘴里骂咧咧的,但心里却希望你被他干,看见你们做爱,我不知为什么觉得很兴奋?
其实看别人做爱也挺有意思的。
“殷素素不好意思地说道:”想不到堂堂的武当张五侠竟然会有如此下流的想法!“张翠山不禁叹声道:”也许是远离中土,这里没有纲常礼教,人的原始欲望往往会被激发出来吧!看来真是人性本恶呀!“当天晚上,谢逊回来了,张翠山连忙向谢逊赔不是,并说希望自己和他共享妻子殷素素。
谢逊拍拍张翠山的肩膀,说道:“年轻人,你怎么想通了?这可是有违你们正派的伦理纲常的呀!”
张翠山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内心深处也有叛逆心理,只不过在这远离中土的冰火岛表现出来了罢了。”
“那好。”谢逊说道:“今晚我们俩就一起来玩玩你老婆!”
张翠山连忙补充道:“不光是殷素素,也是你老婆!”三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了。酒足饭饱之后,殷素素便收拾好了床,然后脱得一干二净,躺了上去,叫道:“大哥、五哥,你们快上床,我们一起玩玩吧!”
谢逊听到这话,先忍不住脱掉了浑身上下的衣服,便向床上扑去,他一手摸着殷素素的小穴,并且一边用手玩弄着自己的肉棒,然后便叫张翠山也过来玩殷素素。这时候的殷素素根本就忘记了要挣扎的事情,温驯地任凭他来摆布。
谢逊将手伸进殷素素她的小穴中,轻轻地抠摸起来。接着张翠山也脱光了衣服,握住殷素素那丰满坚挺的乳房,并且大力地搓揉起来!她忍不住地发出痛苦的呻吟,但是,她却也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感!
“呵呵──翠山──你老婆好骚喔──我这样摸两下,她就湿得要命!呵呵呵──”谢逊一边淫笑,一边让殷素素趴下,跷起屁股,然后将他的肉棒插入殷素素的美穴里,这时候谢逊又叫张翠山用手指沾了些穴里所流出来的淫水,然后将手指插入殷素素的屁眼里,并且抠摸起来!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取消
确定